董事使公司商譽受損是否構成特別背信罪?發佈日期:2018/02/07

壹、案例事實:

甲為科技公司,委託乙證券商辦理上櫃前普通股股票之銷售。丙為乙(上市)證券商的董事,依法丙不得為甲公司股票的圈購人。然而,丙看好甲公司的前景,轉而利用人頭購買乙證券商配售的股票,購買一千張,總計獲利二億元。經他人檢舉後,金管會認為乙證券公司內部稽查有瑕疵,除影響大眾對於其信賴程度(商譽受損)外,更裁處乙證券公司於三年內不得執行認購權證業務。

試問:丙的行為有無構成證券交易法上的特別背信罪?

貳、案例解析:

  • 丙為上市公司的董事,有可能適用證券交易法予以論處
    本案丙為乙證券商的董事,其違法行為除可能該當普通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業務侵占罪)及第三百四十二條(普通背信罪)外,亦有適用證券交易法之餘地。另依據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項第三款規定(即特別背信罪),如乙證券商因為丙的違背職務之行為,導致公司受損達新台幣五百萬元以上時,可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因而,乙證券公司在本案中受損的金額為何將是論罪丙時的關鍵因素。
  • 損失金額認定的困難性
    在案例事實中,乙證券公司的損失可以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商譽受損」,第二部分是因為金管會裁處而於「一定期間內,無法從事公開承銷業務」的損害。以商譽來說,因為屬於無形資產,要如何確認受損的實際金額恐怕有難度。至於「一定期間內,無法從事公開承銷業務」一事則屬於經濟上期待利益,有無可能透過專家鑑定得出實際數額也有疑慮。
  • 結論
    由於背信罪的受損是以實際受損作為基本原則,若法院窮盡調查途徑後,對於乙證券公司的受損金額仍無法達成心證,依據罪疑唯輕原則,應該採取對於被告較為有利的認定。換言之,丙可能只該當普通刑法的業務侵占或背信罪,而不構成證券交易法上的特別背信罪。

參、相關條文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第ㄧ項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 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 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
  • 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2年度台上字第1768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