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董事違背職務的行為,可能要負擔刑事責任發佈日期:2021/01/11

壹、案例事實

A為證券公司,甲為其董事長,乙為承銷部副總經理。甲透過股權結構之分配,亦實質控制B公司。A證券公司因負責X公司初次上櫃前公開發行新股之銷售,依法不得受理自己董事利用他人名義之應募,惟甲利用其實質控制之B公司旗下員工共34人名義,向A公司申請認購X公司股票,並指示乙配售後再轉賣該股票,獲得不法利益共7億4156萬3277元。另,乙為掩飾前述行為,於配售表內之「配售原因」中登載不實事項,並送交金管會。

貳、實務見解

  • 法院認為,甲、乙前述行為未依忠實誠信執行業務,於知悉承銷公司董事不得利用他人名義參與詢價圈購之情形下,仍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假藉他人名義申請認購股份,為違背職務之行為。且造成A證券公司財產上損害,該當刑法第342條背信罪。
  • 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金上重更(二)字第10號判決參照。 

、法令遵循指引

依照公司法規定,公司負責人執行職務時應具備社會一般誠實、勤勉而有相當經驗之人所應具備之注意義務,且須謀求公司之最大利益,不得圖謀私利或第三人利益。因為董事負責公司營運,享有各種權限,實務上常見董事利用職務之便,透過自己實質控制的他公司或員工與自己公司交易,雖然形式上是兩個互不相關的當事人,當其實背後都是同一個操盤手。

為了防止上述之利益輸送,立法者及主管機關將各種規範效力擴張至具有實質控制關係之公司與董事間,例如,依照證券商承銷有價證券處理辦法第36條第9款規定,證券公司受理詢價圈購之對象,如有承銷商之董事利用他人名義參與應募時 ,應拒絕之。又依證券承銷商詢價圈購配售辦法第2條及第4條之1規定,承銷商辦理詢價圈購配售之分配應以公平、合理之方式為之,圈購人牴觸前開處理辦法第36條時,不得參與圈購,故董事不應心存僥倖假借人頭帳戶以規避前述規範。

董事違背職務之行為不僅會使自己因觸犯刑法背信罪及證交法特別背信罪而遭到刑罰自由刑處罰,同時亦造成公司商譽受損,此係公司全體均須一同承擔之後果。至於非公司負責人之各部門主管或員工,仍會因為違背職務上義務而未依規定審查董事指示之事項,而成立背信罪之共同正犯或幫助犯。

就公司而言,應制定內部規範,設置多個審查機制,並清楚區分各部門權責,使其不得推託「董事指示」而免責,亦能使各審查部門間彼此制衡。從而,董事即便握有重大交易的決定權,仍須通過其他部門的審核,方能避免球員兼裁判的弊端。

、相關問題

  • 造成之損害與犯罪之所得,數量會相同嗎?
  • 刑法背信罪與證交法特別背信罪之差異?

、對應條文

《刑法》第342條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證券交易法》第171條
有下列情事之一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

一、違反第二十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第一項或第二項規定。

二、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重大損害。

三、已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或侵占公司資產,致公司遭受損害達新臺幣五百萬元。

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有第一項第三款之行為,致公司遭受損害未達新臺幣五百萬元者,依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及第三百四十二條規定處罰。

犯前三項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其犯罪所得利益超過罰金最高額時,得於所得利益之範圍內加重罰金;如損及證券市場穩定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