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未允諾前的賄賂行為是否仍成立賄賂罪?發佈日期:2017/11/15

壹、案例事實

甲為某市議員候選人的「樁腳」,為使該名候選人可以順利當選,乃於某日拜訪乙及丙。於該次拜訪中,甲表示為了縣市發展的建設與未來,請乙跟丙一定要支持特定候選人,並要將票全數投入。語畢,未等乙跟丙承諾前,甲就當場拿出兩千元現金,表明給乙跟丙各一千元;但因乙已有屬意人選,故當場拒絕甲的請求,至於丙的戶籍地並未在該市,根本不具投票資格,卻仍默默收下現金。

試問:甲的行為是否已觸犯投票行賄罪?

貳、案例解析

  • 以對「有投票權人」行賄為成罪前提:
    首先,投票行賄罪最早是規定在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但目前法院多半是以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第一項作為適用條文的優先規範。主要的理由在於特別法優先於普通法之法理。其次,該罪的成立不管是普通刑法或是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等規定,都必須以對於「有投票權人」行賄作為前提,否則無由成立犯罪。
  • 投票行賄罪屬於階段性犯罪行為
    目前法院基於「端正選風」等看法,對於投票行賄罪的成立可說是非常放寬。大抵上行賄者可能成立犯罪的行為態樣包含預備行求、實際行求、期約及交付等時點。所謂「預備行求」常見的情況是,行為人請託第三人向相對人轉交賄款,而第三人意思表示尚未到達相對人,此時行為人仍舊會成立「預備的」投票行求賄賂罪。
  • 遭相對人拒絕的情況
    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如果行為人當場向相對人交付賄款,但遭相對人拒絕時,究竟是否仍成立投票行求賄賂罪呢?若成立的話,應該是屬於何階段的賄賂行為呢?關於上開問題,最高法院認為「期約」是指雙方意思已經合致,而「交付」則是相當人取得賄賂且未返還賄款。從上述法院對於「期約」與「交付」的觀點可知,當相對人拒絕賄款時,顯然都不是這兩種行為態樣,剩下來的行為態樣則是「實際行求」。目前最高法院亦認為縱然遭他人拒絕接受賄款,但行為人的行為仍會屬於「(實際)行求」階段,應予以注意。
  • 結論
    由於丙非屬有投票權人,故甲對於丙的賄賂行為不成立犯罪。至於乙雖然當場拒絕收受賄款,仍不妨礙甲的行為成立犯罪,甲仍舊會被法院認定為屬於「行求賄賂」,成立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的行求賄賂罪。

參、相關條文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九條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百萬元以上1千萬元以下罰金。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
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
犯第1項或第2項之罪,於犯罪後6個月內自首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因而查獲候選人為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1項或第2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候選人為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3年度台上字第4427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106年度選上訴字第162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