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多家公司投標於「同一標案」的法律責任為何?發佈日期:2017/11/29

壹、案例事實:

甲為A、B營造廠實質負責人,知悉某公營事業單位將辦理勞務採購之公開招標作業。依據該報價單說明欄規定,由於就勞務人力每人每月薪資設有最低金額限制,且決標方式採最低標,甲認為其他參標廠商為求得標,必然都會以最低價額計算投標金額,導致投標金額相同,會需以抽籤方式決定得標廠商。
甲為求提高自己的中籤率,乃指示旗下符合本件標案資格的A、B營造廠均以本件標案最低價投標,無奈抽籤結果仍由其他營造廠得標。事後,因A、B營造廠的標單地址、電話及筆跡皆相同,乃遭開標人員移送法辦。

試問:甲的行為是否有刑事責任?

貳、案例解析:

  • 詐術投標罪的意義
    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所定的詐術非法投標罪,係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作為構成要件。從而我們可以發現,使廠商無法投標部分,係自廠商之立場為著眼;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部分,則自政府機關之立場為觀察。如果行為人的行為沒有使參與投標廠商或相關機構的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致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基本上就不構成犯罪。
  • 政府採購法中並無關係企業不得同時投標之規定
    在營建業中,由一人實質擁有兩家以上的建設公司或營造廠應屬常態,衍生出的問題即是,為求提高政府標案得標的機會,在皆符合投標單規定資格下,可否刻意將所屬的不同公司投標予同一標案呢?此種假性競爭的行為有無可能構成詐術投標罪呢?
    事實上,由於政府採購法僅有在第三十八條設有禁止與政黨具關係企業之廠商的投標規範,理論上不得隨意擴張文義解釋的範圍。再者,依據「明示其一、排斥其他」的法理,應該也是沒有禁止之理,目前我國法院的見解大致上也是偏向於此。
  • 結論
    從案例事實來看,首先我們應該要確認的是,在現行法裡面,並沒有限制關係企業不得共同投標。其次,在甲提供的兩家廠商中,關於資格文件也都沒有造假,加上在通常的投標場合中,縱然是最低價投標的廠商間,也仍須經比價、減價、抽籤決定始得決標,所以相關機構的承辦人員也無陷於錯誤的問題。
    綜合來看,甲的行為本質上根本不屬於詐術投標罪中所稱的「詐術」,自然也不會有未遂犯的討論,因此甲以自己實質掌握的兩家公司(於均符合投標資格下)共同投標一事,並沒有觸犯任何刑事責任。

參、相關條文

《政府採購法》第三十八條
政黨及與其具關係企業關係之廠商,不得參與投標。前項具關係企業關係之廠商,準用公司法有關關係企業之規定。

《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
意圖使廠商不為投標、違反其本意投標,或使得標廠商放棄得標、得標後轉包或分包,而施強暴、脅迫、藥劑或催眠術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各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影響決標價格或獲取不當利益,而以契約、協議或其他方式之合意,使廠商不為投標或不為價格之競爭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影響採購結果或獲取不當利益,而借用他人名義或證件投標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容許他人借用本人名義或證件參加投標者,亦同。
第一項、第三項及第四項之未遂犯罰之。

肆、參考資料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刑事判決102年度上更(一)字第65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