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檢查報告與刑事證據適格性之關連發佈日期:2017/12/27

壹、案例事實:

甲在未經主管機關許可且未依規定領有許可文件下,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業務,同時向乙承租土地用以堆置廢棄物。因廢棄物堆置外觀引人側目且有酸臭化學刺鼻味,地方政府環保局乃會同警方稽查上開地點。環保局當場採樣土壤送往指定的民間實驗室進行檢測,檢測結果,所含鉻、銅、鎳、鋅等成分數值均屬超標。

審判中,甲抗辯環保局採樣數量僅為單一,未遵循中央環保署所制定的「環境稽查樣品監管作業規範」應採集三個樣本,故後續由民間實驗室所提出的檢測報告顯不具證據適格性,該等證據應予以排除。

試問:甲的抗辯是否可採?

貳、案例解析:

  • 行政檢查的意義及其鑑定報告
    所謂行政檢(調)查,係指行政機關為達成行政上之目的,依法令規定對人、處所或物件所為之訪視、查詢、勘驗、查察或檢驗等行為。一般來說,檢查過程及手段如無重大違誤,所得的證據資料法院目前認為多屬合法取得之證據。另依據行政程序法第41條第1項規定,行政機關本得選定適當之人為鑑定,法院亦認為行政檢查所得鑑定報告,與刑事訴訟法第198條鑑定人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選任之規定並不扞格。
  • 行政檢查的疏失與證據排除的關係
    現行部分法院認為行政檢查原非為了犯罪調查或偵查之目的,所以傾向不認為必須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公務員於蒐取犯罪證據所應遵守之「法定程序」。縱使後來發展成為環保犯罪案件,且採樣公務員有未遵循環保署制訂之「環境稽查樣品監管作業規範」等情時,如取具之來源無誤並無混淆或摻偽,且與待證事實間有關連性之擔保;復又基於國家財政、機關經費之侷限及本非刑事犯罪偵查之用等緣故,對於該等證據資料的適格性通常採較為寬鬆的認定。

  • 結論
    在案例事實中,法院通常會認定環保稽查採樣縱有未悉依指引性之技術法規之處,但該等疏失顯屬微瑕,並無影響事實證明之本質上重大缺陷以致動搖其證據資格,故甲的抗辯不可採。
    但值得思考的是,鑑定報告本身應屬傳聞證據,要認定具有證據能力前,較適當的作法似乎是使鑑定報告的製作者在審判庭中,以「證人」身份出庭作證,並接受詰問或訊問,以擔保其證據適格性。況且,原先單純的行政檢查轉換成刑事案件時,刑事法院基於無罪推定原則的堅守,對於先前的「鑑定報告」仍一概認為不受刑事訴訟法搜集犯罪證據的法定程序等規範,此一論理恐亦有加以檢討之餘地。

參、相關條文

《行政程序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
行政機關得選定適當之人為鑑定。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之四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
鑑定人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就下列之人選任一人或數人充之:
一、就鑑定事項有特別知識經驗者。
二、經政府機關委任有鑑定職務者。

肆、參考資料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106年度台上字第3132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刑事判決104年度上更(一)字第15號。

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