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懷安筆跡

blog-post
Jul 19

文章分類: 新聞媒體分享區

標籤: 試用期 勞資糾紛 勞動契約

【工商時報】淺談試用期約定下的常見爭議與雙頭馬車

對於企業經營者來說,重點即在於應多加留意試用期約定下潛在的問題,並於簽訂勞動契約時與新進員工明確約定相關權益,盡可能降低試用期所生的勞資糾紛方屬上策。

blog-post
Jul 18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職場霸凌 公然侮辱罪 誹謗罪

疫情下的辦公室霸凌行為

霸凌中最令人困擾的並非身體上的傷害,實務上常見的問題反而是精神上的折磨。精神上霸凌外人通常不亦察覺,如果被霸凌者不出聲,則要等到積累一段時間後才可能被發現。然而,與職場同事或上司相處時,感受到精神上的壓力是否必然為霸凌,界定上也有模糊地帶。在此建議換個角度思考,如果霸凌是無法避免的社會現象,當你能夠將被霸凌經驗轉化為向上動力時,必然有助於日後職場上的升遷。

blog-post
Jan 10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契約 情事變更

疫情影響嚴重,契約內容是否可以調整呢?

情事變更原則是從一個客觀的角度來改變締約雙方當事人的主觀認知,理論上要審慎為之,以維持私法自治原則。疫情固然影響許多企業的經營,但是否必然影響如期履約的能力則不能一概而論。企業應該趁疫情期間進行營運總體檢,並且要區分究竟是疫情影響了企業的履約能力,還是疫情只是暴露了企業長期存在之缺點。

blog-post
Jan 17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付定金 契約成立

付定金算是契約成立了嗎?

不論是企業與企業間的商務契約,或是一般大眾之間的普通契約,往往會先行給付一筆定金。此時,除了明確化定金交付之意義以外,宜事先評估履約能力與涉訟風險。此外,實務上定金交付有四種可能意義存在,於交易進行前,應該先行逐一釐清。過於草率的訂約,後續可能引發許多不必要的紛爭,對於雙方特別約定事項,如果有利於己,切勿單純信任對方之口頭承諾,基於舉證責任之分配,建議寫入契約,以防範未然。

blog-post
Jan 24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居家辦公 侵權

企業須要為居家辦公的員工負侵權責任嗎?

企業具備獨立的法人格,理論上可以為各種法律行為。至於賠償主體上,最高法院逐步調整看法,認為如果企業對於員工未善盡監督管理之責,也可以成為單獨被求償的對象。至於刑事責任上,企業該如何被論罪較有疑問,諸如是否具備故意或過失,傳統刑法的責任能力與期待可能性等判斷是否有所不同等,都尚待討論達成共識。

blog-post
Jan 31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居家辦公 轉租

居家辦公後可以將辦公室予以部分轉租嗎?

共享經濟的最初概念,乃是個人或企業無需負擔高額產品服務,由多人共同分擔;另一個重點則是運用閒置資源,媒合生產者與消費者的真實需求,進而衍生出時下最著名的Uber。現行法對於轉租是原則禁止,例外同意;但從法律促進交易的觀點來看,對於轉租似乎應改採原則同意,例外禁止,方能適應潮流。

blog-post
Feb 07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侵占 業務

居家辦公會引起業務侵占嗎?

企業允許員工進行居家辦公時,員工可能還是必須使用公司配置的各項物品,為避免雙方產生不必要之誤解,建議另行以書面約定,方能確認相關之權利義務。例如,各項物品應該要有財產清冊並且予以編碼,員工拿取時間與歸還時間都應該要詳加記載。具體來說,企業可採用紙本作業或是線上登錄作業。

blog-post
Feb 14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監控 隱私權

企業可以對於居家辦公員工進行監控嗎?

家通常是給人最安心與最放鬆的感覺;然而,這是對於公領域與私領域有明確劃分的狀態;對比因為疫情興起的居家辦公及遠距教學等模式,未來勢必逐漸消減公私領域的明確劃分,隱私權概念的板塊是否會有位移現象,值得加以觀察。

blog-post
Feb 21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營業秘密 異地

居家辦公如何確保營業秘密?

居家辦公、異地辦公、遠距班公等形式帶給企業不小的衝擊。當然並不是每個產業都能居家辦公,以製造業來說,除非高度自動化,否則還是必須有人在現場予以工作。事實上,危機也是轉機,企業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進行總體檢,如果發現營業秘密的保護機制不足,亦應逐步改善,方為上策。

blog-post
Feb 28

文章分類: 經營管理與風險預防

標籤: 員工請假 防疫

企業要如何應對員工請假?

人資管理是企業必定會面臨的問題點,新創期間的企業面臨人力招募困難,成長期間的企業面臨管理人才不足,成熟企業面臨人資糾紛的排解。企業在各階段遇到的勞資問題可能有所差異,然而,有一個不變的道理是「溝通」與「坦承」。動輒走入訴訟不僅耗費時間且無助於企業成長,畢竟「事前的誠意」遠比「事後的協商」來的有實益。